砂之果实

圈地自萌的搬砖工

【授权翻译】【钢炼|佐莎】如是这般(1)

作者:SammyQuill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6490662/1/And-So-It-Came-To-Pass

 

-----------------------

 

*题注:标题原文为 And So It Came To Pass,这一表述多见于圣经或童话等语境,并无实在意义,仅用于承接,类似于“于是”“就这样”。

本文为段子合集,共有100个小段子,因为太多了,就不全部搬运了,只选译部分。每个段子都标注了对应的原文章节,方便想补原文的读者核对。

-----------------------

4. 无辜

 

“那双腿真他妈养眼!”

 

“你就看个够吧,戴维斯,你也只能看了。听说她是马斯坦的人。”

 

“还有那胸,连制服都藏不住那对宝贝。”

 

“你们好啊,先生们,在谈什么呢?”

 

“啊……马斯坦大佐!”

 

“干嘛这么拘束呀,伙计,你们又没有被我逮到对女性军官发表下流评论。我们都知道那样有什么后果。”

 

“不,长官,我们……”

 

“很好,现在,到你们下个月的岗位上去吧。我已经把你们俩派去值夜班了。希望你们不介意。”

 

“不介意,马斯坦大佐!”

 

 

 

7. 微笑

 

霍克艾的下属们敢发誓,她从没笑过。可话说回来,平心而论,她的确没多少笑得出来的时候,因为她整天为阻止这四个吵闹、懒惰、自行其是的男人受军法处置而焦头烂额。

 

罗伊曾经也以为是这样,直到他和莉莎第一次做|爱。事后她躺在他怀里,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使她的五官变得柔和了,将暖意照进了他心里,令他越发钟爱这个表情。

 

也许这样想有点自恋,可他乐得认为,让她露出那抹微笑的是自己。

 

 

 

8. 违反规定

 

图链

 

 

9. 濒死

 

“中尉!中尉!”

 

你眼睁睁地看着你全心深爱的女人被那个丧心病狂的医生死死攥在手里不住地流血。你痛恨自己没能及时制止。你不想看到深红的液体像河流般淌下她的衣服,在地面汇聚成血泊,可这也许是你看她的最后机会了……

 

“中尉!”

 

人体炼成,只要这样做就能救她了。你会做的,你为了确保你的莉莎安全,从来都是什么都愿意做的。

 

“中尉!中尉!”

 

 

 

10. 雨中

 

多数人都以为罗伊·马斯坦不喜欢雨天,这么说还是轻的。谁都知道他的副官是怎样毫不留情地损他雨天无能的。再说,将军到了雨中就失去了武器,他当然不可能喜欢这种感觉。

 

只有莉莎·霍克艾知道,雨对她的上司而言意义重大。因为只有在雨天,他才能既掩盖自己的真实情感,同时又表露它。她明白他为什么要在雨天去为修斯扫墓,或是去里森堡看艾尔利克兄弟。

 

只有雨能让他说出他在阳光下说不出的话。

 

 

 

11. 保密

 

“中尉,我刚从情报处的伊冯那里听说,露西和欧文夜里就在瓦莱丽的眼皮底下偷偷来往,她竟然完全没有起疑。一直到伊娃直接告诉她了,她才知道。请密切监视这一情况,要是我们的人手不够,就用伊冯娜,她很可靠,而且跟欧文有过节。谁知道呢,要是我们揭露这一阴谋,厄特森说不定能提拔我们呢。”

 

“当然了,长官,我们还可以任用穆雷,她跟伊娃是朋友。还有,撒切尔一向不喜欢欧文,要是能把这个士官扳倒,他什么都能做。”

 

*注:如果在译文中让人名以原文形式出现,谜底就过于明显,失去了解读的乐趣,因此译者决定翻译后在下面附上原文。

 

原文:

"Lieutenant, I've just heard word from Ivon in intel, apparently Lucy and Owen have been sneaking around at night under Valerie's nose and she didn't suspect a thing. In fact, she was clueless until Eva told her outright. Please keep tabs on the situation, use Yvonne if our menaren't enough, she's reliable and has a grudge against Owen. Who knows, Utterson might even give us a promotion if we uncover this plot."

“Of course, sir, and we can recruit Murray, she and Eva are friends. And Thatcher never liked Owen so he'll do anything to bring the Officer down."

 

 

 

13. 抓住我的手

 

“我不怕黑,马斯坦。”她恼火地噘着嘴,你近来喜欢上了她这副表情。

 

“我知道,”你答道,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带上适度的恼怒和理性,“可你父亲让我把你平平安安地接回家,要是你就在身边,我就能更好地完成任务了,霍克艾小姐。”

 

“好吧,随你便。”金发少女勉强答应了,她把自己的小手伸进你手里,并下意识地握住了你的手指。

 

一起回家的路上,你一直乐得合不拢嘴。幸好,路上一片漆黑。

 

 

 

15. 没时间了

 

图链



 

 

16. 童话

 

“然后呢,中尉?”阿尔冯斯热切地问道。

 

“然后,王子用他强大的火焰消灭了邪恶的机器人军团,拯救了汉默国*的公主。他们一起骑着马在夕阳下走了,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莉莎说着翻了个白眼,她现在背着焰之炼金术师给阿尔冯斯讲的故事是爱德华为弟弟编的,实在太蠢了。“当然,要不是王子不听公主的话,而是蠢到去惹了机器人军团的话,火焰战争根本就不会爆发了。”她忍不住加了一句。

 

*作者注:汉默出自Stoplight Delight所写的《We that Are Young》一文。作者强烈推荐该文。

 

*译者注:译者所写的《无题》一文中也借用了汉默这一地名。在此一并致敬。不是给自己打广告哦。

 

 

 

18. 纸笔

 

亲爱的伊丽莎白,请问我本周五能否有幸得您作伴?您看六点如何?我可以提前下班。~R

 

哦,罗伊,你这样为了见我而翘班,你那个管头管脚的副官不会为难你吗?~E

 

亲爱的,我能说什么呢?不让她知道就行,眼不见,心不烦。换句话说,只要他们不告诉她,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可我相信,一旦他们发现我今天翘班时偶然留在桌上的这些便条,他们会告诉她的。~R






20. 谜

“准是圣诞夫人店里那个黑发的,只有她一个人跟大佐长期在一起,普雷达。”

“呃……哈勃克少尉,我确定那个女人名叫凡妮莎。而且她是跟马斯坦大佐一起长大的……”

“哇哦,虽然我早就知道马斯坦一定有些奇怪的癖好,可——”

“普雷达少尉,我觉得不是她。”

“好吧,法尔曼,那你说说看这个伊丽莎白是谁。”

“我觉得是经常跟大佐一起喝咖啡的那个黑皮肤的女人。”

“不可能的,瓦特,我认识她,她只是个线人。”

“那会是谁呢?”

“也许——也许我们该问问霍克艾中尉?……”






21. 投降

 

说实话,罗伊·马斯坦是个象棋高手,可他有一个致命弱点。尽管他极力加以掩饰,但随着他和同一个人对弈的次数增加,这个弱点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暴露出来。罗伊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正因如此,他才尽量避免跟同一个对手多次下棋,因为他的布局中这唯一的弱点会叫他惨败。

 

因为,不管情形多么危急,不管这样做能带来多大的赢面,罗伊·马斯坦绝对绝对不会牺牲他的王后。

 

 

 

22. 眼睛

 

最近,莉莎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有人在看着她。而且,每当父亲的新学徒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时,那种感觉就越发强烈。因此她猜想,看着她的人是他。可为什么呢?她又不是有多漂亮。再加上,她正处在十四岁这个尴尬的年纪,身体正在向长成过渡,实在没什么好盯着看的,这使得这个金发少女越发困惑了。但她对此保持着沉默,直到有一天,她保持不下去了。

 

“什么?”

 

“哦,抱歉,霍克艾小姐,我一直想知道……你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

 

 

 

25. 痛苦

 

哈勃克是个喜欢逗弄别人的人,只要情况可能,他就乐此不疲地逗弄他的下属,甚至上司。少有的几个例外包括(至少根据目击者不那么靠谱的说法):阿姆斯特朗少将,因为有些风险实在犯不上招惹;布拉德雷大总统,因为这家伙让他毛骨悚然;还有霍克艾中尉,她能代表亚美斯托里斯参加瞪眼比赛并获奖。

 

可是在像这样的无聊而又闷热的日子,看到大佐向坐在对面的金发狙击手投去的渴望眼神,就连哈勃克都能感受到马斯坦的痛苦。

 

 

 

26. 放倒

 

莉莎·霍克艾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性感的女人,他都认识她这么多年了,可以毫不犹豫地承认这一点。平心而论,他这位助手身上有哪点不叫人如痴如狂呢?她那一枪毙命的绝活,她那不等问题出现就察觉的犀利眼光,她那用干练的发夹挽起的美丽金发,更不用说她那觉得有必要时就将焰之炼金术师一把放倒的能力。

 

“可怜的家伙。”听了罗伊的坦白,修斯同情地咕哝道。

 

 

 

28. 搭车

 

“呃……你好啊中尉,你怎么样啊?”

 

“长官,现在是凌晨三点多,我想您打电话来不是为了关心我的健康状况吧?”

 

“啊……你看,是这样,霍克艾……”

 

“好吧,大佐,你在哪?”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这个时间在哪家酒吧喝得烂醉如泥了?或者,你是不是要我帮你从哪个女人家阳台上逃走,因为她丈夫提前回家了?”

 

“安德森区。”

 

“就是说我不能开着军用车辆过来,不然会在这个可疑的地方被人看到?”

 

“算是吧……”

 

“了解,我会开那辆老式迷你过来的,长官。”

 

 

 

29. 不幸

 

你可能会说,莉莎·霍克艾养了一只宠物狗,可按她的柴犬的说法,他养了两只宠物人类。其实他们和他的朋友们的宠物人类不大一样。首先,他们没有一起住在一个巨大的狗舍里。他们也没有一起吃东西,并把食物一起埋在离地面很远很高的地方。而且,他们显然没有下崽的打算。

 

但多数夜晚,黑色疾风号都闻得到,他就在她屋外,想在他的配偶睡觉时确保她的安全。他们不住在一起真是太不幸了,他知道,这会让两只人类都变得幸福的。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