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果实

圈地自萌的搬砖工

【授权翻译】【钢炼|佐莎】痛彻心扉(3)

3. 时时落泪

 

---------------

  

“嗯……长官,很抱歉像这样告诉您,可是……您有个儿子。他可能活不长了……”

 

 

---------------

 

 

在东方司令部的那段日子,无疑是罗伊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他的视力恢复了;因为去过真理之门,他的炼金术比原先还好了;伊修瓦尔人陆续迁回他们在沙漠中的神圣家园,并融入了整个亚美斯托里斯社会。最重要的是,他和他的一生至爱在一起了,她是他登天之路上唯一想要携手的人。

 

那么多年来,一切一直都只是差强人意,直到这时,他才总算知道了春风得意的滋味。可他还有一件事得做,要做这件事,他得去一趟中央市,好征得他姑姑的同意,并拿到他母亲的戒指。

 

在他升任中将以及霍克艾调职之后四个月时,他假称出差跑了这一趟,想给她个惊喜。她也许起了疑心,也许没有。反正当他坚持要她留下管着那帮懒鬼,不跟他一起去时,她没有追问什么。

 

这趟行程不多不少花了一周时间,去中央市两天,在姑姑和姐妹们那里住了三天,那三天里她们毫不留情地拿他取笑,还夸霍克艾驯服了这匹野马,剩下两天回去。火车颠簸着停下时,他一想到霍克艾在月台接他的样子,就越发止不住地笑开了。他觉得要是他一直那样笑,他的脸准要笑裂了。他扫视人群,寻找着她的面孔,她那头熟悉的金发,还有她每次为他担心时的焦虑神情。

他没找到她。向他招手的人不是霍克艾,而是叼着烟的哈勃克。他向哈勃克中尉走去,却被告知霍克艾身体不适,不能亲自来接他。他脸上的笑容褪去了。

---------------

  

 

“他叫马斯,长官,马斯·霍克艾。他是在您调去边境后不久出生的。现在才不到八岁,但非常聪明。”

 

 

 ---------------

当晚霍克艾踏进他家时脸色煞白。他刚看见她进门时,原本打算把她揽入怀中说爱她,然后单膝跪地求婚的。可一看到她面孔苍白,眼睛发红,皮肤也有点发烫,他脱口而出的话变成了“你怎么了?”

 

接着,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让他的世界不声不响地终结了。

“我怀孕了。”

 

这句话从她口中冲出后,并没有像话语声应有的那样当即消失。这简简单单的两个词的质量和重量不断增长,直到占满整个房间,整个世界,令两人就地窒息。两个词在罗伊脑中相互追逐着,既毫无意义,又很有意义。“怎么可能呢”这个问题太蠢了。毕竟是他和她本人共同造成了这一后果。“什么时候发现的”也是多此一问,他清楚她一定是刚刚发现的。霍克艾不会把事情藏在心里太久的,而且从她灰败的神色来看,她显然也还在为这一发现而震惊。于是,他最终决定问“多大了”。

“六周,差不多。”

他跌坐在椅子上,努力地消化她所说的事,把戒指和结婚的事统统丢到脑后了。霍克艾则并没有找张椅子或是沙发来支撑自己。尽管她显然又苍白又惶恐,她还是牢牢站着,一如既往地坚定而警觉地直面问题。

突然间,他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成了个陌生人。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让她坐下,还是该抱住她,直到她脸上那恐惧的神情消失。他这辈子还从没有过在莉莎·霍克艾面前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过了好一会才明白他此刻的感觉是什么。他在莉莎·霍克艾面前不知所措了。

她接下来说的话充分体现了她有多了解他,因为他绝没有勇气把这话说出来。

“我们怎么办?”

---------------

“要我说,霍克艾上尉把他抚养得很好,将军。可她坚决不让人告诉您他的……这么说吧,她表示得很清楚,谁要是不当马斯从没有过父亲,就别想再跟他扯上关系。谁也不敢跟她争辩。嗯,其实哈勃克上尉试过,可您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

那天夜里,他搂着她,两人都在装睡。他不由自主地在脑中一遍遍回放早先那场自说自话的对话。她一明确表示这个提议是绝对禁忌,他倒是不紧不慢、平心静气、按部就班地向她解释,也向自己解释起为什么他们不能要这个孩子。

理智地讲,在他们对未来的规划中根本就容不下孩子。他的职位可能是够高了,养家不成问题,可这不代表要孩子是个好主意。霍克艾将不得不请假,他们会一直有个孩子要惦记,临了,等到他所设想的——他们所共同设想的——民主制度最终实现时,这个孩子还会失去父母。凭良心,他——他们——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做这种事?

当时她就站在那,站在衣帽架旁,静静地听着他说的一切,一言不发。过了像有几个小时那么久,他要说的都说完了,她从头到尾只点了一次头。她准是忘了,他对她的了解程度并不亚于她对他,他看得出来,她有很多话想说。至于她为什么没说,他也不明白,而且他内心胆怯的一面甚至有点庆幸她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因为他俩内心深处都很清楚,她有这个本事叫他改变主意。他们都很清楚,她只消动一动口说她想要这个孩子,他就会让步的,理智什么的随它去吧。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一声不吭。她挂起大衣,走进厨房去加热晚餐,结果过后两人都没怎么吃,只是把盘子里的菜捣过来戳过去。可能她是不想去强迫他做这件事吧。这正体现了她为他的事业,什么都愿意放弃——从来都是。那晚他内心痛恨自己,因为他夺走了他明知霍克艾一直以来渴求的那样东西。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身上的母性有多强烈,在他的理想世界里,他也希望她待在家里,一心一意给他生一群孩子。可他们都早就明白,并不存在这么个世界,他们能做的唯有共同面对,承担起所有的后果。

他感觉到她在身边轻微的呼气,暗自发誓,明天他就预约医生,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他和霍克艾会努力翻过这一页的。他从姑姑那拿来的戒指被他落在外套口袋里了,但也许明天,等手术结束之后,他就能向她求婚了,他们就能争取达到一种新常态。一种不会这么痛苦的新常态。

---------------

“可是长官,马斯现在昏迷不醒了。两星期前,上尉发现他倒在房间里不省人事,鼻子还在大出血。她赶紧把他送去医院,医生发现他脑中有根血管破裂了,原因不明,必须让他进入诱导昏迷,好立刻进行手术。”

---------------

他们在诊所后面找了个停车位,他下了车。他觉得在这件事上,私人诊所要比医院合适,医院里一切都肯定要记录下来的。倒不是说他们要做的事是违法的,而是在罗伊看来,这样可以尽量方便又隐秘地把事情办了。经营这家诊所的医生经验丰富,而且人很好,他确信霍克艾会得到最好的治疗。他最起码总得确保这点。

“长官,我想一个人去,”他刚要开车门时,她开口了。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令他想起伊修瓦尔时期的那个霍克艾,那个霍克艾沉默寡言,但言必有中。

“别开玩笑了,上尉,我一定要陪着你,每一步都要。”

那时,她用伊修瓦尔时期的眼神看着他,他真真正正地瑟缩了。她是试图无言地传达这对她而言有多困难,她有多需要一个人去。以及,如果说他能为她做点什么,那就是答应她了。

“求你了,”她轻轻地说,这个词最终打破了他的防线。他被她只有一个词的请求击溃,瘫坐在座椅上。但他还是倾过身去轻吻了她的额头,才看着她下车朝诊所走去。

“保重,莉莎……我爱你。”

---------------

“可手术结束之后——手术圆满成功——他们却无法让他醒过来。医生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仍然昏迷不醒,他们说他早该醒了,我们都很担心。上尉请了假,每天都待在医院里,要是她无法在医院,一般会让哈勃克上尉或者哈勃克夫人照看马斯。”

---------------

他一个人在车里等了像有几天那么久,才看到霍克艾从诊所后门出来,向车这边走来。他载她去他家的路上,她沉默不语,唯一一次开口是请他把她送到她自己的公寓。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就照做了。他目送她消失在那扇朴实的木门后,她连声再见都没说。

那之后,他漫无目的地开着车满城乱转,后来他意识到天黑了,就买了点晚餐。是霍克艾最爱吃的。八点时,他带着一包外卖、一束花,口袋里揣着他母亲的戒指,来到了她家门口。可他按门铃却没有人应。他用备用钥匙开了门,一走进她狭小的公寓,就意外地看到屋里一片漆黑。他开了灯,看到霍克艾躺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就连她的小起居室突然充满了暖光,还有个男人站到了她跟前,都没让她产生半点反应。他把吃的和花放在近旁的咖啡桌上,走向沙发,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便只是抱着她。片刻以后,她哭起来了。

大多数女人哭的时候,都是梨花带雨,樱唇轻启,隐忍啜泣,显得柔弱可人。而霍克艾哭的时候——他这辈子总共就见过四次——是放声大哭。她瞪大眼睛,瞳孔扩张,眼泪从金红色的眼中汹涌而出,划下脸庞时留下宽大的泪痕。她从不默默垂泪,他的霍克艾。她抽噎起来像是撕心裂肺,整个身体都随之乱晃,声音也逐渐嘶哑。

他由着她哭到精疲力竭,然后把她抱到了床上。他帮她脱了鞋,脱了外套,把她的包放在一边,然后给她盖好被子。她的单人床没法让他们两人一起睡舒服了,因此他打算去起居室睡。刚要走,她的手指就抓住了他的衬衫。她仍然闭着眼,没有任何外在迹象表明她还醒着,可抓在他白衬衫上的手指足以把他留下了。他衣服也不脱就爬上床陪她,完全不在乎床那么窄,不在乎他会把她挤得贴着墙。他躺了几个小时,才跟她一起勉勉强强地睡着了。

他被她的作呕声吵醒了。冲进卫生间想要帮她时,他看见了罪魁祸首——他前一晚买的外卖一半在盘子里,一半被吐在了棕色的桌布上。

好极了,他又害她不舒服了。

---------------

“将军,我们联系您是违背了霍克艾上尉的意思的,可我们……我们觉得您该知道了……”

---------------

他知道她在策划着什么。她已经有四周没跟他说过两个字以上的话了。她所在的那个部门,原本纯粹是为了让她调职而设立的,现在突然让她忙得没时间去他办公室了。而且,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晚上也没空去他家了,可这一切发生之前,她明明每天都去的。

她一定是生他的气了,像往常一样,她是要报复他的。这世上没几个人知道她有这么个脾性,会记仇记很久,可罗伊就是知情人中的一个。他觉得不管她在策划什么,他都是罪有应得。毕竟,尽管她从没说过,但她渴望这个胜过一切,而他偏偏夺走了她无比渴望的这个东西。可她了解他啊,她完全懂他为什么要做这么个决定。她是最该懂的……

她的报复最终以调职文件的形式出现了。他作为负责东方司令部的中将,本来所有调职手续都必须通过他或他的助手以及人事部门的。要是霍克艾还在他手下做事,管调职手续的就会是她。可结果却是,他看到霍克艾上尉调往南部的文件,惊呆了。这些文件已经通过正规渠道被批准了,就差他签字盖章。

真是这样吗?她当真无法忍受待在他身边了吗?他做的事就让她这么讨厌他吗?他想,自己不怪她。可不管怎样,他都不想再给她带来任何不便了。要是她连看他一眼都受不了了,他就自己从她面前走开。她比他更该留在东部,她的家乡就在附近,她上军校也是在这里,她在这一带甚至还有些朋友。是他给她造成了这么多问题,该他离开才对。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哪件事伤他最深,是告诉她他要走了并保证不再联系她,还是看着她二话不说就任他离开了她的人生。

---------------

“……因为,老实说,我们真不知道马斯还剩多少时间。”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