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果实

圈地自萌的搬砖工

【授权翻译】【钢炼|佐莎】霉运(3)

终于到达医院的那一刻,马斯坦注意到两件事。第一,正如莉莎所说,儿子尿裤子了。第二,上述尿液已经神奇地渗透到他自己的裤裆上。他这会头部以下全无知觉,想来当时是因为光顾着为这一事实不安,才没有注意到尿的事。马斯坦一家此时便是这么副德行:怪模怪样,裤裆尿湿,宝宝眼看就要出生。

一看到莉莎,产房工作人员纷纷关切地赶来。其中几个护士不放心地看着马斯坦。毕竟他这会浑身红斑,裤裆全湿,还哆哆嗦嗦。

“我要生孩子了,”他用解释的口气对他们说,这时他感到奥利在他腿上动了动,便补充了一句,“不是这个孩子。”

“没错,先生。”一名护士一边说着一边跟同事翻了个白眼。

工作人员把莉莎扶上轮椅,她坐下去,舒了口气。她调头看着护士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他。

“麻烦您帮我拨这个电话,好吗?找普雷达少尉,请他过来。”

护士点点头,“没问题。我要告诉他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丈夫需要安保人员。”

护士的眉毛扬到刘海里去了,“安保?”

莉莎冲他一笑,“没错,他——”

“我身居要职,”罗伊神秘兮兮地说。他挤挤眼,接着打了个嗝,“非常重要。”

护士看着莉莎,想要寻求确认,莉莎轻轻摇头。“他说得没错”,说着,她用拇指向产房主区指了指,“可以进去了吗?”

另一名护士站到轮椅后,开始推她,“您感觉还好吗?”

“还好。”莉莎说。一瞬间,马斯坦觉得不是医护人员在安慰她,而是她在安慰医护人员。他傻乎乎地咧嘴一笑,跟上他们。一名年轻护士突然出现,站在罗伊跟前,脸上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好,先生。”

马斯坦隔着护士的肩膀望向妻子消失的拐角。

“你挡到路了。”他直截了当地说。

护士的笑容僵住了,但随即像扬帆般再次绽开。

“抱歉,先生,要是想进去陪您太太,您得穿件工作服。”

马斯坦闻言调头。他拖着奥利一起转过身,看到其他所有人都穿着绿色或是蓝色的工作服。还不错。

“给我一身。”

护士笑笑,将两套工作服放到他伸出的手里。“给宝宝套上上衣就行。女卫生间里有备用尿布。”

“好的……”马斯坦说着就要动身过去。

“可是没有备用内裤,抱歉。”

过了有十秒钟,马斯坦才反应过来,吃惊地转过身,打算反击,可她已经消失了。

他大步走进女卫生间,忿忿地对奥利抱怨道,“愚蠢的护士……大板牙。”他用背顶着门关上。“像头鹿似的。”

他把奥利放在矮凳上,开始动手。五分钟后,父子俩都清清爽爽,从头到脚穿好了工作服。马斯坦对自己十分满意。

“怎么样,儿子?”他摇着奥利问道。孩子开始闹了。马斯坦呻吟着把孩子挪到肩上,一手抚着他的背。“不闹不闹,嘘。”要是奥利这时候醒过来,他就摊上麻烦了。

奥利挣了一会,小手把罗伊薄薄的工作服上衣抓得皱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折腾完了,又安分了。马斯坦舒了口气,赶忙走出卫生间。

到了产房,又是那个长得像鹿一样的护士来迎接他。他脸色一沉。

“你好,先生。”她说。她歪着头,仔仔细细地打量他。

“我太太……?”

“您的衣服哪去了?”她不解地问道。她在笑,咧着嘴笑。她看向他的手,想看看他是不是拿着衣服。

马斯坦故作轻松地勉强笑了笑。“在垃圾桶里呢。我儿子出了点小意外,所以——”

她笑道,“先生,工作服是穿在衣服外面的。等到离开医院的时候,您穿什么呢?”

马斯坦闭上眼。他感到一阵偏头痛开始强行取代药物造成的昏沉感。再次睁开眼时,他尽力拿出自己最友好最迷人的微笑。可他半边脸还是麻木的,结果只能露出一副令人不安的怪脸。

“听着,小姐,”他说,“我现在有些晕,我这个儿子也是。”他像要证明这一点一样,用手指戳了戳奥利。孩子嘴里淌出了一串口水。“现在有个宝宝正从我妻子身体里攻击她,这孩子本来应该至少再过五周才出生的。而且,”他深吸一口气,“说实话,我完全闹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我在出水痘,你的牙又有些大。”

罗伊·马斯坦——焰之炼金术师,亚美斯特里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被礼貌地要求立即前往他妻子的单人病房。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把女孩弄哭过了,这次的经历还是跟他记忆中的一样令人不快。

他到那的时候,莉莎还没到。三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到。又过了五分钟,一名医生神情凝重地走进病房。医生确认了一下奥利还在熟睡,就来到眼睛充血的马斯坦面前,蹲下身,伸手放到他膝盖上。

 

马斯坦睡眼朦胧地看着医生。“莉莎呢?”他哑声问道。

 

医生叹了口气。“将军,”他说,“恐怕她有并发症。”

马斯坦的心猛地一悬。突然间,他再也不觉得诡异了。

儿子偏偏在这时醒了过来。他又气又疼,立马大哭起来。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