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果实

圈地自萌的搬砖工

【授权翻译】【钢炼|佐莎】霉运(1)

作者:mebh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8206483/1/Dumb-Luck

突然决定先搬这篇是因为前两天爬楼看到群里关于大佐操纵气体能力的讨论,而这篇后面会涉及到相关内容。向原作者申请授权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原本想再多等等回复,一时忍不住就先搬了。侵删。

基调甜,中间有虐,HE。婚后设定,子世代出没。以及,牛姨有说过钢炼世界里没有圣诞节,不过同人作品就不必纠结太多了吧。

-----------------------------

更新:611当天已收到作者授权

-----------------------------

临近圣诞,人们逐渐收工,准备欢度长假,马斯坦一家却霉运连连。这年寒霜初降时,莉莎重重地滑了一跤,右手腕和右脚踝都摔骨折了。医生把这归结于她怀胎七月的负重,她本人则将此归结于丈夫没有好好给家门口撒盐除霜。她说这话时,马斯坦无法予以置评。当时古拉曼肺部感染尚未痊愈,还在南方休养,老人不在的时间里,只得由将军坐镇监督每一次检查。有一次检查工作后回来的路上,他的车不知怎么突然脱离马路,撞上了一头驯鹿。驯鹿有惊无险,马斯坦则摔断了锁骨,还发生了重度脑震荡。可以想见,媒体纷纷欢欣鼓舞,马斯坦可就大不一样了。

 

在父母元气大伤卧床休养期间,奥利被送去和祖母同住,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由于他的父亲是全亚美斯特里斯地位最显赫的人之一(这也就等于是全世界最显赫的人之一了),父母总是担心他的社交能力无法得到正常发展。他独处的时间太多了,两人都觉得这对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利。因此,当圣诞夫人告诉他们,奥利在托儿所不仅很快和别人打成一片,还展露了天生的领导才能时,夫妻俩不禁欣喜若狂。他才两岁多,就吸引得朋友们趋之若鹜,简直就是奇迹!罗伊笑称这准是出自他的遗传。莉莎对此不予置评。

 

等奥利回到家,夫妻俩把宝贝儿子放上小床哄他睡觉,罗伊不顾他的抗议,对着他一顿猛亲。第二天一早,莉莎被两个频率迥异的扰人尖叫声吵醒了。原来,奥利染上了严重的水痘。而罗伊过去并没有得过水痘。这时,莉莎终于适时地表示她已经得过了。在罗伊的印象中,她从没有如此热切地用这么长的语句表达过意见,对于这一转变,他一点都不高兴。

 

现在离圣诞节只剩两天了,这个眼看就要再添新丁的家族可怜兮兮地齐聚在他们装修简单的漂亮宅子里。自打奥利在腿上挠痒挠出一个大口子后,他的手就被限制了行动。莉莎给他的小手裹上了手套,可他才过了几小时就咬掉了。半是出于内疚,半是担心妻子发火,罗伊亲自出马在儿子不听话的手上裹了几双袜子,还用线绑了起来。结果他的内疚反倒变本加厉了,因为莉莎临了不得不把哭号的幼儿从被他自己弄得像翻花绳似的一堆乱线中解救出来,而他那时却在炉甘石洗剂里舒舒服服地泡着澡。夫妻俩最终定下,给他里面裹一层袜子,外面裹一层棉垫,再用胶带加固。这回总算奏效了。

 

临近十点,外面风雪交加。风呼呼地刮得窗扇在窗框里咯噔作响,火苗在吹进烟囱的风里舞动。奥利在母亲腿上沮丧地抽抽鼻子,一边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父亲。

 

“坏蛋。”他直截了当地说。

 

莉莎用没受伤的那只手颠了颠他的小肉腿,“不是坏蛋,奥利。爸爸是笨蛋。笨蛋。”

 

“笨蛋。”奥利说着,眯起眼睛看着父亲。

 

罗伊此刻同样备感沮丧。媒体似乎觉得他撞上驯鹿的事十分可笑,可他的脑袋真的撞得不轻。医生说,撞的地方只要再往左去一寸,他就没法像那样喋喋不休地埋怨了。显然,他其实“十分幸运”。可他觉得那头驯鹿才叫幸运。那个挡路的混蛋。

 

自打那起事故后,他就一直遭受偏头痛的折磨。他向来容易头痛,可新近的头痛堪称头痛中的布拉德雷。换句话说,可恶之极。他仰头靠上沙发,右耳后的刺痛疼得他龇牙咧嘴。就连柴火微弱的噼啪声都令他头晕目眩,更不消说奥利的指责了。他闭上眼,重重地吸了口气。他的锁骨也疼得厉害。而且他还饿着肚子。

 

“吃颗药,罗伊。”莉莎说。她把脸埋在奥利细软的头发里,鼻子来回蹭着他柔嫩的头皮。

 

罗伊哼了一声,叉起双臂。他本想撅嘴,可这时鹰眼拿出母老虎的架势垂眼看向他,他只好临时改成打呵欠。“药让我犯困。我讨厌它。”

 

“你睡着了就不会老挠痒了,”莉莎的眼神毫不退让,“吃药。”

 

“谁睡着了都会抓痒的!说不定还抓得更多呢。”

 

“如果妻子趁他睡着给他手上裹了袜子就不会。”

 

罗伊一乐,歪头看着妻子,“你对我可真是随心所欲啊,是不……”

 

莉莎没有回答,只是隐隐露出一丝微笑,一边将奥利抱在大肚子跟前颠来颠去。罗伊的心扑通乱跳起来,大腿往上的那个地方也像阳光下的玻璃瓶一样热了起来。如果还有办法让妻子比原本还诱人,那就是让她怀孕。不知道她还要跟他生养几个孩子才会发现他的真实意图。

 

“我劝你把那副眼神收一收,罗伊,”她隔着孩子的脑袋哂笑着说,“我们现在这副样子连自己吃饭都困难,更别提你想做的事了。”

 

奥利抬眼看看母亲,又重新狐疑地看回罗伊,黑发映着火光闪闪发亮。他的口型好像在说“坏蛋(bad)”,可罗伊决定以更乐观的方式来解读——也可能是“爸爸(Dad)”。莉莎用手指背面摸摸奥利的脸颊,孩子偎得更紧了些,紧紧贴着她那对丰满美妙的乳房。它们那么大,那么诱人,罗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舒舒服服地拿它们当垫子。

 

“他不是该睡觉了吗。”罗伊点头示意着说。

 

“不!”奥利喊道,在莉莎怀里猛地动起来,撞到了她受伤的那只手。

 

莉莎“嘶”了一声,咬住嘴唇。她把奥利往面前搂了搂,用好手握住受伤的手。

 

“你才该睡觉。”她用下最后通牒的可怕语气说道。

 

“没错!”奥利得意地附和道。

 

“可我还没困。”罗伊抗议道,越发嫉妒那只驯鹿了。

 

“那是因为你还没吃药。”莉莎驳道。

 

“可现在是圣诞节!看看我们!我们是一家人哎!柴火还在烧——”

 

“罗伊……”

 

“肉桂的……”

 

“罗伊……”

 

“味道那么好闻,我们买这地毯可不是为了——”

 

“将军!”

 

将军住了口,终于不再忍耐,把嘴撅了起来。罗伊.马斯坦,伊修瓦尔的英雄,伟大的焰之炼金术师,放下了翘着的腿,重重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他整个胸口都因为那起事故而疼痛不已,他被工作搞得焦头烂额,他儿子跟他说话的口气好像他是世上最蠢的白痴——尽管他自己的词汇量还不到五百,还经常尿裤子。他还苦苦忍受着被发火的怀孕妻子惹出的勃起。

 

而且还有水痘。

 

“好吧,”他双手叉着腰说。莉莎已经自顾自地继续哄孩子了,完全不理会他闹的这场别扭。他放下手,指着前副官说,“两个打一个。祝你们开心。我们当初奋战就是为了消除这种压迫,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晚安,罗伊。”

 

罗伊笨拙地弯腰拿起他的文件,尽可能无视儿子得意的眼神。他晕乎乎地站起身,拖着脚步离开了起居室。

 

“我爱你。”罗伊从走廊回头喊了一句,便拖着突然备感疲惫的双腿上了楼。这样有错吗?渴望自己妻子的乳房?在圣诞节?

 

“记得把袜子套到手上!”莉莎喊道。

 

“晚安!”奥利那尖锐嘶哑、幸灾乐祸的小嗓音在他身后响起。

 

到了他们的卧室,罗伊脱了衬衫,拿起一瓶药。他最后看了一眼房间门以及门后的冤家们,就把一粒药片丢进嘴里干咽下去。出于委屈,他又多吞了一粒。这次,他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瓶威士忌,灌了一大口把药送下去,算是为自己庆祝一下圣诞。啊,这下好多了。

 

他还没来得及拿袜子就昏睡过去了。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