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果实

圈地自萌的搬砖工

【授权翻译】【钢炼|佐莎】新官上任糗事多(1)

作者:MoonStarDutchess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5678536/1/First-Day-X-Rays

这次开一个沙雕中篇坑,作者就是那篇Best Kept Secret的作者

1. 走,走,走走走,一同去医院

这天莉莎.霍克艾上尉走过总部大厅时,还是一贯地面无表情。同往常一样,她的制服一尘不染,头发仍是挽成标志性发型——自从她的头发长长到按照着装规定不适合披着起,就一直梳成这个发型。从她的外表来看,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一天会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但了解她的人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步伐轻盈了两分,周身散发着愉快的气息,连路过的人都受到了感染。他们对她露出微笑,尽管她没有回馈以微笑,但他们知道她很高兴。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她的上司现在不是罗伊.马斯坦上将,而是罗伊.马斯坦大总统了。这么多年下来了,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努力,经历了那么多变故,承受了那么多伤痛,现在终于得偿夙愿了。

 

她走进文书部办公室,来到前台。“早上好,美雪少尉(*译者注:原文为Lieutenant Miyuki,名字是乱翻的,军衔可以是中尉也可以是少尉,这里翻成少尉),”她的语气透着难以掩饰的愉悦,“我来领给大总统的文件。”说话间,她勉强绷住嘴角,压抑着不笑出来。

 

少尉起身走到一个小箱子边。“今天是他第一天上任吧?”她一边说一边抽出几小沓文件,用大文件夹把它们夹起来。

 

“是的。”莉莎努力控制着,不让人听出她的心花怒放。

 

少尉把那几小沓文件摞成一大沓,拿到前台放在莉莎跟前,“我敢说这对你来说简直不像真的吧?他终于做到了。”

 

莉莎点点头,“是啊,简直不敢相信,”说着,她低头看看那摞文件,“就这些?”

 

“大总统本人并没有太多文书工作,主要都给了将官和校官。”她说着,又坐回了自己位子上。

 

“上将……我是说大总统,听到会很高兴的。”莉莎说。

 

“这么说,关于他痛恨文件的传闻是真的?”美雪笑着问道。

 

“他不是痛恨文件,他还是会完成文书工作的。只是他觉得这种工作很枯燥。并且,我从来没像传闻中的那样对他开过枪或是威胁他完成工作。”

 

“我从没相信过这种传闻,亲爱的,”美雪说,“我还没那么不了解你。”

 

莉莎拿起那沓文件。“我该走了。马斯坦大总统再过一个小时过来。”

 

“好的,回见。”说完她就继续工作了,莉莎则转身走出办公室。美雪稍稍站起身,够着从门上的玻璃部分看出去。确认莉莎已经沿着大厅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她拿起电话迅速地拨了个号码。

 

“调查部菲尔兹少尉,请讲。”

 

“臭屁,快打电话告诉大总统莉莎过去了。我没法打给他办公室。”美雪兴头头地说。能参与一项行动,她觉得很新鲜。她早就想做点别的事,而不是文书部的这份工作了。

 

“美雪,请不要这样叫我。我叫——”

 

“行,行,那就叫抱抱吧,”她一口打断菲尔兹的话,“反正快点!”

 

还没等菲尔兹再开口,她就听到了一串拨号音。她低头看了会手里的听筒,把它放回底座,低声骂了这些白痴的工作代号几句,又拿起听筒,拨了总统办公室的直拨电话。电话响了惯常的那么多声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接通了。

 

“马斯坦大总统,我是菲尔兹少尉。文书部的美雪告诉我,霍克艾上尉过去了。”

------------

谢过菲尔兹和美雪的出色表现,罗伊就挂上了电话。她们这样竭力帮助他表白,他一点都不意外。要不是她们帮助,他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行动力。说实话,如果把这叫做帮助,那这个词的适用范围就太宽泛了。不如说是她们死缠着他,甚至威胁要让他上军事法庭,一直到他答应表白。当初在东部的时候,他还觉得蕾贝卡是世上最烦人的女人呢。跟美雪和菲尔兹相比,她根本不算什么。美雪老是兴奋得像个就着可乐吃了五磅糖的孩子,而菲尔兹则有本事只拿一块棉花拷问别人,一直拷问到这个人生不如死。这两个人合起伙来,简直就是大写的烦人。罗伊笑起来: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谢她们这样坚持不懈,并且很喜欢她们。

 

他整理了一下衬衫领子,又整理了一下袖口,然后确认了手套戴在手上。莉莎不会想到他这么早在这里,他要在表白时拿出最佳状态。他走到墙上的小镜子前打量自己,抬手捋捋头发,把梳上去的刘海又向头上按了按。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他迅速跑到门后,好给她一个惊喜。锁匙的声音响起时,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做好了门打开的准备,可他错估了莉莎开门的力道以及门推开的方向。厚重的木门狠狠撞上了他的鼻子,而长长的黄铜门把手的底部则撞上了他的生殖器。

 

尽管撞击只针对这两个部位,但产生的疼痛影响到的远远不止局部。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传遍全身。他只发得出微弱的呻吟,而这声音被关门声盖过了。莉莎走向他的桌子,显然没看见身后这个受伤的人。

 

他左手捂着鼻子,右手缓缓地伸下去摁住下体。他并紧膝盖,蜷起脚趾,生怕不小心把腿伸直成正常的姿势。他的鼻子血流如注,流过他的双颊,眼角也渗出泪珠。他迈出一小步,立刻摔倒在地,脸砸到地板上,鼻子伤得更重了。

 

莉莎听到扑通声,回过头,迅速拔出枪,环视四周。听到一声呻吟,她低头看向地板,一看到罗伊就僵住了。他趴在地上,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流向三英寸外那块考究的红地毯。

 

“长官!”她套上枪就冲过去,抓住他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把他翻过来仰面躺着。要不是他受了伤,她会觉得他的姿态相当喜感。此刻,他两眼斗鸡,像是在看鼻子上的什么东西似的;牙关咬紧,下唇都被咬得渗血了。

 

莉莎设法帮他坐起来,又使劲把他的手从鼻子上掰开。他好不容易才放手了。看到那鼻子已经开始肿了,她不禁瑟缩了一下。她又去抓他的另一只手,发现那只手正死死捂着下体。

 

淡淡的红晕浮上她白皙的脸颊。“唔……我就不掰你那只手了,你觉得可以了的时候自己拿开吧,”她恭恭敬敬地说,这语气表明她有些尴尬,“出什么事了?你遭遇袭击了吗?”

 

罗伊抽动了一下眉毛,张开嘴想说话,可脸部的动作牵拉得鼻子又一阵剧痛。他摇摇头,因为说不出话而越发憋屈。

 

莉莎把他的手臂架到肩上,帮他一点一点地慢慢站起来,直到站到他能走路的程度。“我们去医院吧。”刚迈出一小步,罗伊就龇牙咧嘴地呻吟起来。过了一会,他们又迈出一步,就像这样继续下去。“长官,我相信他们给你弄点止痛药,你就会全好了。”

 

他们到了门口,莉莎朝门把手伸出手去。还没碰到把手,门就猝不及防地打开了,狠狠砸到他们脸上,两个人都被撞倒了。罗伊的头撞到了桌子,立马失去了意识。莉莎咒骂着坐起来,下巴颌被门撞到的地方出了些血。她眯起眼睛,狠狠地盯着那个突然开门的人。

 

哈勃克和其他几个人站在那看着她。莉莎像疯狗似的冲着他们咆哮起来,吓得他们一动都不敢动。毫无疑问,她眼看就要暴走,准备对他们中的某一个造成严重伤害。她抬手擦去下巴上的血,眼睛仍然死盯着门口的军人们。“进别人办公室是应该先敲门的,不是吗,先生们?”她极力控制着情绪。谁都没有回答她,于是她看向了罗伊。

 

“总统!”她冲到他面前,把那张桌子推开,好让他把头枕在她腿上。挪动他的时候,他稍稍动了动,让她松了口气。“哈勃克,快打911!”

 

哈勃克连忙赶到电话前,拿起话筒,手指伸进拨号孔里,然后停住了。他惊恐地抬头看着莉莎,“号码是多少?”

 

莉莎一声怒吼,掏出枪就对他开了一枪,子弹嵌进了墙上离他脑袋只有一寸的地方。哈勃克吓了一跳,踉跄一下,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这还是莉莎头一次对他们开枪。“现在可没时间开这种无聊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真忘了!”

 

莉莎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法尔曼?”

 

“是,长官?”

 

“叫救护车,马上!”

 

他点点头,拿过哈勃克手里的话筒,迅速拨了急救电话。讲了一会话,他挂上电话,转身告诉莉莎,“他们过来了。”

 

她点点头,又低头一脸担忧地看着罗伊。罗伊正疼得龇牙咧嘴,可她轻轻摸了摸他的刘海和额头,他就好些了。“哈勃克,出去看看。他们来了就带他们从后门进来,走总统的私人楼梯。”

 

哈勃克点点头,离开房间做她吩咐的事去了。

 

“还有什么我们能做的吗,上尉?”布莱达问道,看到她这样心急如焚,他想尽量帮她做点事。

 

“找辆车跟着救护车。你们都要一起去医院。法尔曼,叫玛利亚和丹尼过来处理这里的工作。菲力,叫军警在总统进医院的时候看着,别让未经允许的人靠近。”

 

众人各自领命离去,只剩莉莎陪着罗伊。她轻轻抚弄着他的头发,感觉到他放松了些,尽管还是很疼。“我们马上就带你去治疗。”她低声说。

评论(22)

热度(33)